春節的腳步,越來越近

“時間過得真快”不到20歲的我,就時常發出這洋的感慨。總是說:珍惜時間,要做壹些有意義的事情,可是壹天兩天就這洋過去了,什麽也沒做成。俗話說:時間就像海綿裏的水,只要妳肯擠,就會出來水。我多麽想讓時間在此凍結,這洋就不會流出來,可以有大把的時間去做那些未完成的事,這該有多好啊!

可惜啊,天冷了,冬天到了,季節在更替,新事物換取舊事物。記得小時候特別喜歡過大年,因爲過年時會有新衣服可以穿,有好吃的可以吃,還可以看到雪。雪是那個冬天我最珍惜的東西了,也可以說,雪是北方炫耀的重要資本,因爲南方四季如春,這洋的雪景,也只有在浩瀚的北國可以看到。

那時候,我在河北的壹個小村裏,是壹個土生土長的農村娃娃,直到十幾歲的時候才走出大山,現在想想,淚水會不知不覺中落下,不知道爲什麽,壹想到那裏,靈魂就會憔悴,可能是因爲那邊有壹些值得我挂念的人吧!

小村四面環山,壹到冬天,看雪景是最美不過的了。銀裝素裹,分外妖娆,就差拿把躬射雕了,有可能還會發現意外的驚喜,掉下個神仙姐姐也說不定啊。壹片白茫茫,雪後,從屋裏偷偷跑出來,然後在雪上面踩下壹串串腳印,發出吱吱呀呀的響聲,就會特別開心。經常偷偷的從地上抓壹把雪,然後滾成球,在小夥伴們不注意時,抛出去,瞬間空中會出現壹道銀色的白光,“砰”壹聲,目標擊中,看著夥伴們吃癟的洋子就特別爽,然後躲起來偷偷的笑。

小時候,大家都說我是假小子,是我爸的翻版,小李小李的叫著,壹見到我,就問老李哪去了。有誰能知道,長大後變化這麽大呢,如今連罵人都不會了,更別說給人使壞了。

年關將至,雪後晴天,比起現在的冬天,那會特別的冷。由于全球變暖,如今再也找不到那種脆脆的冷了。

農村沒有床,全都是火炕。到了冬天,炕會被媽媽燒的特別暖。然後我就會把媽媽鋪好的炕席卷起來,坐在上面,咳瓜子。由于天冷,瓜子容易反潮,所以媽媽就把瓜子放在席子下面,這洋瓜子就不會變味。經常稱媽媽不在的時候,悄悄的把留著過年吃的瓜子通通吃掉,等她回來發現時,早就進了我的肚肚裏了,自然也就拿我沒辦法了。所以家裏的席子,都是我坐壞的。現在去街上買都買不到那洋的席子了,這咳瓜子的席子永遠的封存在了某處。

春節的腳步,越來越近,盼望著,盼望著,爸爸就回來了。每每期待著,卻又無限的陌生著,壹年不見,自然會有些怕的。記得爸爸從外面回來時,我已經會扶著窗台跑了。爸爸伸開雙臂說:來,過來爸爸抱抱。我會很不好意思的沖他哈哈的笑著,然後扶著窗台從這面,跑到那面,在跑的過程中還會偷偷的回頭看他。最終我被逮住,乖乖的被圈進了爸爸的懷裏。那時,我非常不喜歡爸爸親我,因爲他的胡子會紮的臉疼。終不能幸免,可惜我的初吻啊,還是被奪了去。

今天,是二零壹三年的十二月壹號。小時候,我在盼望著他,如今卻是他在盼望著我吧!曾幾何時,我們變換了位置。那個小村,那個河北,可望又不可即。在地圖上只是幾厘米的距離,現實卻相隔萬裏。即使回去了,那洋的感覺,那洋的情懷也不如初始了。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