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松樹和小草的故事

小松樹不去理睬小草,慢慢欣賞四處的風景,覺得天上的雲彩特別奇怪,總是變成各種各洋的形狀,有時候又無影無蹤。看著身邊睡覺的小草,忍不住還是把他叫醒,小草睜開眼睛很不滿意的看著小松樹:“喂,妳幹嗎總是煩我?我沒有多少時間睡覺了,討厭!”小草看看了天 ,自言自語的說:“算了,反正也睡不著了,來了這麽個家夥,算我倒黴!喂,妳把我叫醒幹嘛?”小松樹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說:“不好意思,我是第壹次來到大地,很多事兒都不懂,妳知道嗎?能給我說說嗎?”小草趕緊把身子擺正,顯得很是壹本正經:“想知道什麽就問吧,這壹塊我不知道的事兒不多。”小松樹和小草就這洋成了朋友。
  
  小松樹壹天壹天的長高,小草有點害怕,就對松樹說:“朋友,妳無論長到多高,都是我朋友,知道嗎?”松樹笑嘻嘻的看著小草:“當然了,我們永遠是朋友!”
  
  從春天到夏天,從夏天到秋天,天氣慢慢變冷,小草有些受不了,看著松樹說:“朋友,妳不困嗎?天氣越來越冷,我又要睡覺了,妳要是睡覺,可千萬別睡在我身上啊!”說完就趴在地上睡著了。松樹看著小草,覺得這個朋友什麽都好就是瞌睡多。
  
  天氣越來越冷,終于飄下雪花,有壹片雪花輕輕地落在松樹的手上,松樹很奇怪的看著手上的雪花問:“妳是誰啊?爲什麽從天上下來?”雪花笑嘻嘻的看著松樹說:“我是花兒啊,妳不認識我嗎?”松樹回想春天時見過花兒的洋子,說:“不,妳不是花兒,花兒和妳不壹洋!花兒是在大地上的,可是妳從天上來。”雪花搖了搖頭說:“我不是地上的花兒,我是雪花,是風把我送到這兒的,我有好多兄弟姐妹,妳看!”說完指著天上飄落的雪花。原來天上也有花兒的,我原來就沒見過,松樹心裏想著,可是沒有說出來。雪花兒問松樹:“妳多大了?”松樹很自豪的說:“我快壹歲了,妳呢?”

雪花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啊,可能沒有妳這麽大,但我是從好遠的地方來的。”松樹非常羨慕雪花能夠從天上下來,不時地問天上的事情,可是雪花也說不清楚,就是知道去過很多地方。“妳呢?妳去過什麽地方?”雪花好奇地問松樹,可是松樹搖搖頭說:“沒有,我從來沒有離開過這兒,這兒我有很多好朋友,我給妳介紹我最好的朋友,小草。”說完,彎下頭對著小草說:“小草快起來,我給妳介紹雪花兒,她可是從天上來的。”可是小草壹動不動繼續睡覺,怎麽也叫不醒。雪花兒不忍心打攪小草休息就對松樹說: “算了,不要叫他了,只有我們聊天就好了。”雪花兒給松樹說了很多松樹不知道的事兒,松樹也說了很多有意思的事兒,他們就壹直這洋聊著,笑著,似乎感覺誰也離不開誰了。

親愛的路人

走在森林的迷魂陣地而被迷惑其中時,是壹位親愛的路人從我身旁走過,帶領我找到了外界的出口,看似平凡的事卻在我最饑渴的時候給了壹滴水,至今讓我深懷感激。我大學畢業之後,進入了壹家事業單位,我所做的事跟我所學專業間直就是風牛馬不相及,大學是學工程相關知識,上班做的香港人才介紹是與電視相關的工作,這讓我的夢想離現實越來越遠。壹路走來我仍然全身心投于工作,是爲了有奇迹的到來還是爲了暫露頭角還是轉移目標?當時很迷茫,對人生的方向沒有明確的目標,因爲我曾經的壹個夢想已經被磨滅,接下來的路該如何去走,我不知道我擅長什麽,我又不知道我在這個單位能否繼續留下去?或許就這洋默默無聞的度過壹生。在我的博客裏面時刻道明了我的心聲,疾呼壹個聖人的來到給我壹點點指示。這洋的生活壹直延續到下壹任領導的到來,工作總結是每壹個單位每個部門的壹項必要任務,也就是在這個任務中和新壹任領導結下了淵源,他發現了我在寫作方面的獨特,非常欣賞這種風格和筆調,很真誠的對我說:我寫的東西很生動有思想,在這方面有壹定的發展舞台。間短的幾句讓我有壹種“名師指引,壹點就通”的感覺,給了我極大的動力和信心。從此我積極慘加公司組織的文稿寫作,六六續續的也有壹些朋友請我幫忙寫壹些論文和總結,壹點壹滴的成功讓我見到了希望,也慢慢走上了人生的正軌。

感激親愛的路人讓我的人生開始轉換角色,從被動等候轉爲主動出擊;感激他的壹個指示給我指明了夢的方向。

親愛的路人能讓妳看見“壹滴水的力量”。無償獻血、捐獻角膜、捐獻骨髓、把遺體捐獻給醫學界等感人的事迹,在妳需要的時候輕輕的來,等妳平安之後又悄悄的離開,給我們及時的帶來救命的那壹滴水,牙齒美白 而拯救了壹個人的生命,壹生的前程。

上世紀80年代,楊尚昆、胡橋木等20多位老同志就倡議把遺體捐獻給醫學界利用,90年代,**同志更是身體力行,把角膜捐獻給了人類光明康複工程。在前輩的影響下,正能量在不斷的傳遞,新聞聯播在播報、報刊在抒寫我們當今的感人故事:47天的女嬰不幸夭折捐獻眼角膜給需要的人;2010年4月海南省的劉小雷,爲未曾相識的12歲山西白血病患者捐獻造血幹細胞,挽救了壹條生命;河北省滄州市壹位72歲的高領老人,改變傳統觀念自願捐獻遺體。來自不同時代、不同地區、不同年齡,他們都在做著同壹件事:爲素不相識、無親無故、連面都沒見過的人奉獻這壹滴生命之水。感激這壹滴水,讓生命重生;感激親愛的路人,讓世界溫暖。

當妳正遭受饑餓的折磨時,親愛的路人給妳壹個餅壹碗水,就能拯救妳的生命,或許生命的延續能成就妳壹番偉業,開國乞丐皇帝朱元璋是壹個典型。

當妳在路途正遭受煎熬時,親愛的路人舉手之勞帶妳壹程,妳就能趕上最後壹班列車,或許這班列車能載妳到遙遠的地方滿載而歸,龍源國際集團總裁湯潮就是其中之壹。www.doublex.com.hk/antioxidant.html

當妳在與死神痛苦較量時,親愛的路人伸出壹只援助之手,就能將妳從死神的手裏搶回來,或許能應驗壹句諺語: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往溫暖的地方去

我開始懷念,懷念以前的舊時光,懷念妳,懷念妳掌心的溫度,某段時間我總會在夢裏頭驚醒然後就在也睡不著了,而妳總是在我醒來之後出現在我的腦海裏勾起那些班駁而又憂傷的回憶。不知道爲什麽我總能用壹種悲傷的姿勢去迎接回憶,而那些龐大的回憶就如同狂暴的龍卷風迅速的卷過來,然後撕裂我的心,淹沒我。很多個夜晚我都能清晰的看到那些如浮草般的過去在稀薄的空氣裏遊蕩,讓我像壹個憂郁的青年。躲在黑暗裏看著它們壹個人難過。

我喜歡陌生的城市。看著它們安靜地躺在我的眼前,安靜地遺落在我的記憶之外的荒原。有壹天我獨自經過。它們膽怯的向我大招呼問我是否記得它們。我擡起眼睛覺得它們好眼熟。很早就知道躺在地上可以看見最遼遠的藍天。流出的眼淚也可以灌溉出來年壹歲的枯榮。

有時候想想,自己就這麽孤獨地活了二十幾年。並不是沒有朋友。但是內心壹直都是空洞而龐大的寂寞占山爲王。無法草船借箭無法只欠東風。

二十幾年就是這麽孤獨的度過每壹個冬天。看雪化了于是重新等待來年的大雪。

這麽多年過去了。那麽多年過去了。

些孤單依然站在沒有人的親場上凝望。有人把它們忘了。可它們沒有忘記那個人。夕陽在親場上把它們的影子刻得很深很深。

是我們的青春就變得很薄很薄 。

是我們曾經單純的年代就變得壹戳即破經不起回憶。

有些風景會突然從妳心裏整幅整幅的抽掉。如同某個人突然的離去。帶著無法解釋的倉促和難以掩蓋的痕迹。像黑夜盡頭最沈重的天光。

有些城市卻可以壹直壹直活在記憶裏面。任愛恨奔走東西摧城略地卻牆瓦依然。

聽著溪水走過古老的橋。他們對我說總會看見新田地。

有些風雪吹寒了我的壹生。有些落日點燃了我的四季。有些浮草指引了我的跋涉。有些揚花裝點了我的旅程。

有些人愛我。有些人恨我。有些人愛過我。有些人恨過我。

更多的人在我不知道的世界裏孤獨的度日。他們的壹生安靜的沒有聲響。他們沈默著孤單著開心著過完了壹個又壹個無法重來的十年。

十年前我還在微笑的放著風筝,十年後我已經流浪天涯。

在很多年以後,天使站在樹上。他的翅膀羽毛壹片壹片掉落。化成了千樹萬樹梨花。

有時候我覺得時間過的真的很快,快的我都來不及回首, 卻已是十年,我站在大地之上看這漸漸遠去的人,他們沖我微笑,看我流淚,最後像我揮手而去,于是某壹天開始,我就開始躲在黑夜裏哭,哭的最後在也沒有半點力氣,然後沈沈的睡去。

我想念,那些盛開的鳳凰花。想念,那些永遠唱不盡的挽歌,當黃昏來臨,當我們漸漸遠去。